编辑部故事>“造反派”特朗普能走多远

《中国新闻周刊》

编辑部稿件推送平台

“造反派”特朗普能走多远



来源:中国新闻周刊 作者/王齐龙 2017-02-12 21:29:29 版权声明


在利益面前,咄咄逼人的“商人总统”特朗普已经将意识形态搁置一边,他选择了实用主义的逻辑。但在观察家看来,“房地产谈判和国际政治是截然不同的领域,有不同的要求和不同的利害关系”

分享到:

604969886659583419_副本.jpg

插图|田昊


“造反派”特朗普能走多远

  

《中国新闻周刊》记者|王齐龙

  

微信公号:中国新闻周刊杂志(china-newsweek)

  

  今年已经70岁的特朗普,仍保持着每天仅睡两小时至四小时的作息,凌晨醒来发“推特”、看电视的习惯也没有改变。

  

  打电话,也是他的一种生活方式。

  

  “打电话是我工作中重要的一部分。”特朗普曾在自传《交易的艺术》中写道,“每天50多个电话对我来说是家常便饭,有时打到100多个,也不足为奇。”

  

  当选后,这一习惯也被延续下来,特朗普看起来也乐在其中。单是当地时间2016年11月13日发布的8条推文中,就有3条是关于特朗普接到的祝贺电话。其中,布什家族的来电让他有些得意。“杰布·布什、乔治·W、乔治·H·W都打电话来对胜选表达了他们最美好的祝愿。非常好!”

  

  一个另类总统的出现,让人们预期特朗普领导下的美国将出现巨大变化的可能性。

  

  就任总统近一个月以来,从宣布退出TPP(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到发布对7个人口大多数为穆斯林的国家的旅行禁令,特朗普延续着他一贯的另类风格。“造反派上台,自然就要砸烂旧世界。”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研究所所长达巍认为,特朗普就是美国当代语境下的“造反派”,政治议程十分激进,抱负很大。

  

  不过,这位毫无从政经验的非常规总统,能否实现其宏图伟略,面临着巨大的不可预测性。

  

  卡内基国际和平研究院的资深研究员史文(Michael Swaine)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分析称,特朗普将尝试推动外交政策议程,来强化美国的政治、经济和军事力量,以及在海外的影响力。他认为,可以通过与其他国家“交易”来达到这些目的。

  

  “但很遗憾,他不知道他所希望改变的政策领域的根源和特征,夸大了‘交易’在国际关系中可以实现的效果。”史文说。而且,特朗普并没有意识到,“房地产谈判和国际政治是截然不同的领域,有不同的要求和不同的利害关系”。

  

  282条竞选承诺

  

  当地时间2016年11月8日晚,特拉维斯一直守候在电视机前,直至第二天凌晨特朗普在曼哈顿发表胜选演讲。“能听到他说,‘我将成为你们的总统’,我很高兴,熬到凌晨两点半也值了。” 特拉维斯说。

  

  上世纪80年代,在特拉维斯生活的得克萨斯州孤星市,钢铁厂算得上是当地龙头企业,为当地人创造了高薪工作岗位。但如今,随着钢铁厂迁移到海外,这些工作岗位随之消失,此前兴旺的小城也日益衰败。

  

  和许多支持者一样,特拉维斯受到特朗普竞选口号的感染,将重夺美国荣光的使命,寄托在他身上。

  

  “在促进就业方面,我将成为上帝创造过的最伟大的总统。”2015年6月在特朗普大厦发表竞选宣言时,特朗普承诺自己将成为美国的“解决问题先生”(Mr. Fix It),誓言要解决包括失业问题在内的挑战。

  

  《华盛顿邮报》记者珍娜·约翰逊将2016年1月以来特朗普公开发表的演讲、公开评论、推文和竞选及过渡团队网站上的信息进行归纳整理,发现他共作出了282条竞选承诺,就业方面就占了15条。当中包括至少创造2500个就业岗位,从中国、墨西哥、日本和其他地区带回制造业工作岗位,通过税收优惠手段鼓励制造业者在美国建工厂和发展业务等。

  

  这位“商人总统”当选后也迫不及待地希望在就业领域做出成绩。在2016年11月底至12月初发布的推文中,他“直播了”自己前往印第安纳州视察空调企业开利(Carrier Enterprise)的过程,并赞扬该企业将上千个工作岗位留在美国的决定。

  

  对于那些将工厂迁至海外、解雇工人并试图将产品卖回到美国的企业,特朗普直指这是一个“错误”,并扬言要征收高达35%惩罚性关税。2016年12月4日,他为此连续发了6条推文。

  

  特朗普的贸易保护主义倾向早已显现,在竞选期间,他就频频对中美间贸易逆差现状发难。他指责中国应该对美国近一半的贸易逆差负责,称自己当选总统后,还将会把中国列为“货币操纵者”,并对从中国进口的货物征收高达45%的关税。

  

  在不少经济分析人士看来,采取对海外企业征收惩罚性关税的手段,无疑将引发美国与中国等主要贸易伙伴的“贸易战”,如此不理性的选择,或将导致双输的局面。但这种近乎于“偏执”的表现背后,特朗普有着精明的盘算。

  

  历史上美国总统也曾使用过类似手段。1971年同样是共和党人的时任总统尼克松对所有进口商品全面征收10%的关税,以迫使日本和其他主要经济体的货币升值。

  

  根据1974年贸易法201条款,美国总统可以在美国国际收支平衡表出现严重失衡的情况下全面征收15%的关税,但是时间不能超过150天。2002年时任小布什政府就依据这条法案对进口钢铁产品进行调查,决定将10余种钢铁产品的进口关税提高8%至30%,持续时间为3年。

  

  如果特朗普决心效仿前人,为国家经济产业争取更多发展空间,不惜采取极端手段,也不无道理。他是迄今为止美国历史上唯一一位在党内初选支持率和总统大选投票支持率不过半的弱势总统,急切希望能在短期内创造更多的就业机会,兑现竞选承诺,从而在2018年到来的中期选举中确保共和党在国会中的优势。

  

  “廉价谈话”

  

  在2008年出版的自传《永不放弃》里,特朗普列出了24个别人最常问他的问题,其中包括“你崇拜哪些历史人物,为什么?”

  

  美国史上最伟大的总统之一亚伯拉罕·林肯是特朗普写下的其中一个答案。他在书中给出的理由是,“因为他在我们国家最困难的时候担任总统”“他也是自学成才,在成为总统之前还吃了很多年苦”。

  

  “至少他个人和他的团队,认为自己是一个革命性的政府,一届革命性的班子。这种‘革命’的程度可能是超乎我们想象的。”不久前在美国走访中,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研究所所长达巍对特朗普及其团队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按照他自己的说法,他考虑的不是未来四年能怎么样,而是要根本地改变美国前进的方向,根本地改变这个国家的一些制度,从而让美国‘重新变得伟大’。”达巍说。

  

  多年前,在自传《永不放弃》中,特朗普就袒露了自己“‘胸怀世界’的远大抱负”。

  

  如今,白宫网站上还明确将他对世界的愿景描述成,“要实现一个冲突减少、共同点增多的稳定、和平世界”,而“以实力促和平”是新一届美国政府外交政策的中心。

  

  被任命为新成立的美国国家贸易委员会主任人选的纳瓦罗,曾参与特朗普2016年外交政策演讲起草工作。就在美国总统大选前一天,这位对华“鹰派”经济学家与特朗普国防事务高级顾问亚历山大·格雷在美国《外交政策》网站上发表了题为《特朗普的亚太愿景:以实力促和平》的文章,对特朗普未来外交政策进行了阐述。

  

  两人在文中指责奥巴马政府的“亚太再平衡”政策过于软弱,无法应对中国在这一地区的崛起,让中国在东海和南海开展了“攻击性行动”。

  

  但上述文章认为,“中国自身的误判和手段过火,将让美国有许多机会重新夺回在亚洲的地缘战略位置”。特朗普还将使用两种手段遏制中国:一是绝不再为了外交政策而牺牲美国的经济;二是重拾里根时期的“以实力促和平”战略,与国会合作解除国防预算限制,重建美国军队,强调美国海军是维护亚洲地区稳定的最强大力量。

  

  就在候任总统的过渡期里,人们已经至少两次见识到特朗普与中国展开博弈的欲望。在2016年12月2日,特朗普与台湾地区领导人蔡英文通了电话,并发推文感谢“台湾总统”对他当选的祝贺。他的这一举动,挑战了1979年中美“建交”37年以来美国一直奉行的“一中政策”。

  

  在接受福克斯电视台专访回应“电话门”事件时,特朗普给出了这样的解释:“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们必须受‘一个中国’政策的约束,除非我们与中国在包括贸易在内的其他事情上达成协议。”

  

  美中公共事务协会执行总裁滕绍骏告诉《中国新闻周刊》,特朗普本质上是生意人,希望借助台湾“这颗棋子”在未来交易中争取到更多的筹码。

  

  特朗普这种一上场就挑战对方核心利益,在心理战中捏住谈判对手最软弱的东西,试图达成利益交换的手法,是他多年以来在生意场上积累的经验。

  

  “在生意中,要善于发挥优势,能够牵制对手,就是一大优势。牵制对手,就是你手里要握有对方想要、需要、离不了的东西。”特朗普在《交易的艺术》中写道。

  

  特朗普这一系列举动有着前总统尼克松的“狂人理论”外交政策的影子。但卡内基国际和平研究院的资深研究员史文认为,特朗普实施一项有效外交政策的能力远远低于尼克松。

  

  史文对《中国新闻周刊》分析称,特朗普会试图通过与中国打交道来达成“利益交换”,但他给中国所提供的所谓利益,可能是他无法兑现的事情,如改变对台政策。

  

  “特朗普想通过威胁和施加压力,以及大幅提升美国在亚洲的经济和军事实力来挑战中国。”史文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到目前为止,所有这一切,你可以称之为‘廉价谈话’,大量的咄咄逼人谈论和吹嘘,但没有真正的事实或逻辑基础。”

  

  达巍则认为,特朗普在公开言论中较少涉及东盟,未来会否有耐心在亚太地区开展多边外交仍存在不确定性。这将使得美国在亚太地区实行战略收缩,但同时也会加强盟友体系。“我们可能会看到的是,一个在亚太更加收缩的美国,以及一个更强势的日本。”

  

  特朗普在胜选不久后携同女儿伊万卡和女婿库什纳高调地与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会面。而在与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通电话过程中,他没采取西方国家对菲律宾政府在毒品等问题上的指责立场,相反却表达了对杜特尔特做法的认同,这显示出他争取美国在亚太地区盟友支持和战略支点的愿望。

  

  在特朗普团队公布的外交政策蓝图中,打击IS恐怖主义,是主要问题之一。这也是他竞选期间的重要承诺。“要在6至12个月内‘解放’伊拉克和叙利亚。”达巍在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举行的一场国际政治论坛上回忆起特朗普过渡团队向他透露的想法。

  

  此外,特朗普还会尝试缓和与俄罗斯的关系,这除了有提振两国经贸方面合作的考量,也可以看出他有意寻求与俄罗斯合作,稳定中东乱局,合力打击恐怖主义的实用主义逻辑。

  

  要想成为真正意义上的“政治强人”,通过反建制上位的特朗普还需要笼络党内更多建制派的支持。但从其内阁提名中相当比例是商界人士的构成中不难看出,他仍然缺乏党内当权派的支持。与此同时,特朗普还需要寄希望于经济政策奏效,从而保持足够的民意支持,为其内外政策改革争取足够多的时间。

  

  本文首发刊载于《中国新闻周刊》总第791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编辑:cnw_sxs_1